首页 > 关于我们> 新闻公告
新闻公告

小牛资本彭铁:我是老铁,我今年6岁

2017-06-12     17:01:18


彭铁/文

小牛资本管理集团董事长




马上又是6月6日,小牛又将走来第6个年头,我向小牛资本管理集团和下属公司的所有兄弟姐妹致意:感谢你们的选择,感谢你们的梦想,感谢你们的付出。


我也想对我自己致意。我早已过了四十,所谓四十不惑。真的不惑?实则相反。我充满了太多的疑惑。有时候,这种不惑会击打我,也会提醒我,让我感觉到弱小,感觉到逆旅,感觉到分叉路口选择的那种茫然。是啊,我跟小牛一样,也不过才6岁而已。


尽管在金融行业有十几年的工作经历,但2012年的创业才是真正的“时间开始了”。跟创业的6个年头相比,此前的岁月是如此肤浅,它没有提出全方面的挑战,永远都只能是一种随行就市的思考。只有在老板的位置,只有在所有的责任将会一人承担的时候,才会感到那种艰苦,探索上的艰苦;那种难以刻画的孤独,决策上的孤独。


我不善言辞。我很羡慕那些口若悬河、擅长雄辩的企业家。在当下这个时代,鼓动也是一种生产力。我也曾参加一些峰会论坛,轮到自己发言,总是欲辩忘言得意忘言。强行诉说,反而丧失了真义。看到一些嘉宾的滔滔弘论,语言的穿透,顿时有自卑感,这曾经是我长期的一个苦恼。一个老板居然这么不会说话?


一些同事不满、一些员工离职,他们发来微信想找我聊聊。我只会倾听,我知道他们对我有寄托。他们来我办公室,我默默注视,我只会微笑,我尽可能站在别人的角度理解他的处境,但我无法用热烈的方式、用夸张的语调来拉住他们哄住他们,来让他们的心智满意。其实有时候我知道,暖的技巧大多是情感能力上的迂回。我相信他们都会认为彭铁是一个好人,但这种好,由于自己缺乏情感上的热切和互动能力,变成了一种抽象的好,变成了一种必须的满足,如果不是这样,他们会疑惑:老铁很好,为什么现在不好说话了、为什么不好伺候、不好糊弄了?从情感的角度来说,我一直是弱势的。


在去年,我就能感觉到大环境的变化,借用哈佛经济学家罗格夫(Kenneth Rogoff)的一本书名《这一次真的不同》,它不是过去的周期模式的重复,它是全新的,可能是一个长期拐点的降临。所以,对未来的思考,对未来的模拟,也变得完全不能经验主义,不能掉以轻心。


我反复思忖之后,提出了“小牛小牛,做小才牛”的思路:更高权重的利润导向、产品和区域的结构性收缩、能力圈之内的精耕细作、降低飞涨的人力成本对公司长期发展的可怕限制。


我们要进入一个“熬”的时代了。要用最准确的改革动作、降低不必要的资源耗费的方式,用稳健的方式、透明化的方式、成为准公众公司的方式——“熬”过去!


疑惑的是,我的举动被好多人误会,被一些离职的人当作是“小牛病了”、“小牛胡闹”的佐证,然后被一些自媒体反复放大,也给小牛的内部兄弟姐妹们造成了疑惑。


接下来,路在哪里?


在2013年小牛涉足互联网金融业务的时候,那时候我也充满了疑惑。当时最主流的方式是不建立和资金端匹配的资产端,不做闭环,因为普惠的资产端撮合,意味着极高的线下人力成本,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多的地方江湖就险恶。资产端要轻,最好是找第三方资产,无论是来自银行的票据、房地产的大额借款还是交易所的资产倒腾……但是,我所有的疑惑来自于金融的基本逻辑:如果资金端是小额短期流入进来,那么做长期大额的类银行业务是否合适?是否为了线下网络的较高人力成本、为了做轻的互联网风投思维而挑战金融的逻辑?所以,我一边疑惑,一边还是着手建立了小额分散的资产端。回过头来看,现在小牛可以说自己和监管方向不谋而合,它是在困惑中对金融初心的坚持和梳理。就像一个6岁的孩子,他不用记住所有的路,只需要记住怎么回家的路。


我们都是6岁的孩子,在外面听了太多的暴富的故事,太多的神话故事,太多的成为文学家科学家各种家的故事,现在,我们要回家了,回家,是我们的路。


所以——


*我希望小牛尽快成为一个分享型的组织,小牛的核心高层、中层骨干和卓越优秀的基层同事都能有股权期权。小牛是你们的,我们都是一起成长的玩伴。


*我们继续要关注人力的结构性变化,要用更高素质的人,而不是迷信人的数量。


*我希望所有的业务都能赚钱,门店要赚钱,每个业务员都要赚钱。利润是我们在一起的理由。


*我们要不断将公司透明化、公众化,拥抱穿透式监管,我们要获得最严厉的认可。


*我们要继续关心客户体验和客户价值。我今年去了很多次业务前线,我们要倾听业务的心声,我们的司庆年会都要在一线营业部去办,我们要理解每一个业务细节,这是6岁的我们的学堂。


*我们要做那些朴素的创新和探索。金融科技要提升业务的生产效率,而不是讲一个概念。狂热的投资家们会不断受重挫,他们不会再轻易被故事和概念打动。


用一句网络流行语向大家致意:虽然可能说得很扎心,但老铁,没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