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我们> 新闻公告
新闻公告

小牛金服确立小微企业 及家庭金融超级入口战略

2016-10-28     11:13:36

“庞大的用户需求,加之Fintech深入,推动了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普惠金融风口,” 小牛金服执行总裁刘金科认为,普惠金融已进入高阶竞争阶段,“不是什么物种都能在风口飞的。”


在不久前的G20峰会开幕式上,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世界经济又走到了一个“关键当口”,上一轮科技进步带来的增长动能逐渐衰减,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尚未形成势头。


就像光影相伴而行,每一个“关键当口”也都伴随着一个“风口”而来。会议上,中国政府提交了包括《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在内的三份相关文件,并缔结了数字普惠金融的“国际公约”,普惠金融再次被推到聚光灯下。


在中国,一方面仍然有大量的小微企业和个人无法享受信贷服务;另一方面,基于移动支付的数字普惠金融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庞大的用户需求,加之Fintech深入,推动了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普惠金融风口,” 小牛金服执行总裁刘金科认为,普惠金融已进入高阶竞争阶段,“不是什么物种都能在风口飞的。”


小牛普惠母公司小牛金服战略进阶



从小闭环到大闭环

2013年,被誉为互联网金融元年,互联网思维影响并改变着传统金融。这一年,阿里推出“余额宝”,并在年底突破了1800亿元的投资规模,次年成立蚂蚁金服。而腾讯也在同一年上线了“微信支付”功能,次年主导发起成立微众银行。


同样,这一年的1月,从事投资管理业务的小牛资本管理集团成立小牛金服,跨入金融服务业,从而确立了“美好资本、美好金融、美好社会”的商业理念;同年6月,成立互联网理财平台——小牛在线;次年7月,成立普惠金融服务平台——小牛普惠。


“可以说,当时我们很早地意识到了这个风口,并毅然决然地走进了这个风口,但一路风雨波折,能坚持走到今天,源于我们商业模式的两个核心战略:小额分散和线上线下结合。”刘金科认为,小牛在线和小牛普惠这种线上资金端和线下资产端、一轻一重的商业闭环,有别于传统的两头都重的线下小额信贷服务模式,也有别于两头都轻的纯线上借贷模式。


“普惠金融需要讲究市场性原则,普惠金融并不等于纯粹的政策性金融或慈善金融,而是要通过‘利率覆盖风险’等方式实现商业上的可触达性和持续性。”两头重,成本高效率低;两头轻,信用风险剧增,也很难做出规模效益。“这都会侵蚀企业的商业利润。”


经过三年多的发展,小牛在线已经成为华南最大的线上普惠金融理财平台,理财用户近400万,累计交易额超过400亿元,是最早加入央行指导下的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的成员之一;小牛普惠专注于小额无抵押的信用贷,线下网点260多家,累计放款额超过120亿元,服务借款人近80万,在国内综合行业排名前五。


“目前,无论是小牛在线还是小牛普惠,我们的财务状况都是非常良好的,企业经营一个是合规,另一个就是利润。”


20164月,小牛金服开始了对小牛在线和小牛普惠的整合。“与蚂蚁金服开始于电商模式、腾讯开始于社交模式不一样,小牛金服是从P2P开始的,但小牛金服绝不止于P2P。”刘金科表示,2016年,在小牛金服主导下,两点(小牛在线及小牛普惠)组成的小闭环,正在变成多点的大闭环。


小牛金服在资产端新孵化出了同样小额分散的两个新业务:垂直细分资产为主的前海融辉,和纯线上自动化借贷平台牛贷项目。从而把这个基础闭环进一步做大,推进“普”“惠”业务的演进。


从低阶竞争到高阶竞争

无论从宏观还是微观上来说,刘金科认为,普惠金融都在发生重大的变化。普惠金融(financial inclusion,亦译为包容性金融)最早出现在联合国“2005国际小额信贷年”的宣传。主要包括四方面的内容:一是家庭和企业以合理的成本获取较广泛的金融服务;二是金融机构稳健,要求内控严密、接受市场监督以及健全的审慎监管;三是金融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确保长期提供金融服务;四是增强金融服务的竞争性,为消费者提供多样化的选择。


今年9月,在G20杭州会议上通过的《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首次加入了数字化的概念。“可以说,这是在国家战略层面上确立了金融科技对于普惠金融发展的重大意义。”


小牛金服在推动数字化普惠金融进程中,积极与多方建立合作机制,以期打造更完善的数字化风控模型,在进行创新型产品设计开发的同时,进行了众多创新性探索,与国外征信巨头FICO、环联、益博睿等建立了深度合作伙伴关系。而小牛在线是业内为数不多的通过公安部非银机构最高级安全认证的平台之一,小牛在线还获得了由广东省通信管理局颁发的ICP许可证,以及在线数据处理和在线交易处理业务的EDI证。921日,小牛金服的兄弟公司牛鼎丰科技大数据平台正式上线,为小牛金服的普惠目标打下技术基础。


而此前8月,《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中,关于行业的限额等种种规定,则清楚地指明,中国网络借贷其实做的就是普惠互联网金融。“小牛金服一贯坚持的模式可谓和监管思路不谋而合,但很多行业公司甚至于很多处于交易前列的公司,都将面临着合规性问题。” 刘金科认为,从资产端来说,原来做机构大单模式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在经济下行之下,坏账攀升,也会面临经营性问题。


管理办法加速了行业洗牌。从9月~10月的网贷综合排名数据来看,虽然行业的整体成交仍然保持较强增长,但集中度进一步提升。根据网贷天眼的数据,网贷新政后的9月,小牛在线成交排名全国第四,而1010日,小牛在线以单日成交超过两亿元,成为当日成交排名第一的互联网金融平台。“我们是合规的受益者,但未来我们的对手肯定不是这些。”刘金科说。


当政策和市场局面逐渐清晰后,具备实力的金融机构、跨国集团、大型央企纷纷入场。国际上,华尔街金融大鳄高盛银行宣布以其创始人之一Marcus Goldman命名的在线借贷平台即将上线,“这是国际资本市场认可普惠互联网金融模式的信号。”而国内继互联网巨头BAT之后,恒大、万达、万科等新的有实力的竞争者大量涌入,这都会对行业格局造成新的冲击和影响。


“此外,金融服务主群体的转变是这次普惠金融非常重要的特征。”刘金科认为,家庭是美好社会最小最基础的单元,6070后的家庭群体因为特定时期的国内经济环境,促使他们把理财投入到股票、银行理财、房地产等投资品类中,而8090后的年轻家庭作为互联网金融的主要用户群体,会更加愿意学习和尝试新型的理财和消费方式,投资也不仅仅关注收益。这对于行业公司在产品、品牌、技术和风控上提出了新的多重挑战。


行业已经进入高阶竞争阶段。闭环在初始竞争阶段和环境里,通过自我循环,企业可以获得较好的生存空间。然而在进入高阶竞争阶段的环境里,闭环可能会导致企业战略空间越来越小。“这是我们的一个判断,”刘金科表示,为此,“我们也做了一个决定。”


从美好金融到美好伙伴

这个决定就是——打开闭环,打开小牛金服这个庞大的内部生态,深入金融,深入小微企业及年轻家庭市场。“开环,使我们的战略空间变得无限大;年轻家庭入口的定位,使我们的未来用户无限大。”


小牛金服已经确立了小微企业及年轻家庭超级金融入口的战略,囊括旗下小牛普惠、小牛在线、前海融辉、牛贷项目,即将启动“多层开放,共建美好”的美好伙伴计划,在战略伙伴、公司治理及业务拓展上进行全开放式的合作和创新。美好伙伴计划包括两部分内容,第一部分是打开商业模式闭环,拓展多元的资产及资金合作伙伴。


刘金科认为,当初成立小牛普惠的布局是符合商业逻辑的,小牛普惠与小牛在线形成资金、资产端的闭环,在20152016年,大批互联网金融平台因为缺乏优质资产,加之监管冲击相继倒闭的情况下,小牛普惠、小牛在线互为补充,保持了业务的稳健和可持续发展。“现在,小牛金服发展出来的新资产端——前海融辉及线上自动化借贷项目牛贷,借款人分布和信用状况不尽相同,这就要求我们在资金来源上,根据不同的资金成本做好开放引入,分级分散;小牛在线近400万用户,他们的投资需求也是多样化的,这同样要求我们,根据不同的资产风险进行开放引入,分级分散。”只有将两端的闭环打开,才能服务更多的人群,做到“普”,才能创造更大的利润,做到“惠”。第二部分则是打开公司治理闭环,引入多层级战略投资伙伴,成为公众公司。“小牛金服发展得非常快,体量也在行业处于领先地位,但它仍然是一家创业公司。”


创新、创业一直是小牛的主旋律,在新的阶段,如何在规范发展中创新,如何将创业进行得更彻底,如何让团队实现责任共同体、利益共同体、事业共同体。“这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刘金科说,打开公司治理闭环,首先是内部管理机制的打开,用管理创新激励和推进事业的发展,“即将执行的合伙人制是美好伙伴计划的基础内容。”


此外,小牛金服正在引入多层级的战略投资伙伴,这是实现海外上市,成为一家公众公司必须迈出的一步。刘金科解释这个多层级的理解是,资产与资金、线上与线下,它们的资源能力、价值判断有不同的评价维度,它们对于战略投资伙伴各有所需。因此,美好伙伴的引入将在包括小牛金服在内的所有下属公司展开,是多层级的,包括但不限于金融机构、著名风投、同业优秀伙伴和领先科技企业。


“从行业的演进来看,过去通过简单复制,缺少核心技术的商业模式已经难以为继。不管是市场还是资本都越来越看重企业的差异化竞争力和以技术驱动创新的能力。”刘金科说,“未来小牛金服将围绕小微企业和家庭金融超级入口战略,持续推进业务演进和价值升级,而现在,我们显然有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