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我们> 新闻公告
新闻公告

理论派遇上行动派,小牛资本与诺奖得主迪顿擦出怎样的火花?

2016-10-17     16:18:16

因研究消费、贫困和福利获得2015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近日应邀来到中国出席“消费蜕变下的悬念与机遇”论坛。当天,这位诺奖得主再次以微观视角谈到不平等的宏观现象。

 

迪顿称,经济增长变成全球收入不平等的引擎,今天的全球化与早先的全球化一样,一边促进繁荣,一边制造不公平。人类在进步的同时也制造了巨大的鸿沟,发展的成果让一小撮最富有的人受益,并非让所有人广泛享有。

 

小牛资本董事长彭铁针对现代金融体系下的金融不平等问题与迪顿进行了深度对话。彭铁认为,目前的金融体系创造了很多不平等,它将资源集中在一小部分人手里,造成财富集中,弱势群体被隔离之外。“一个良好的现代金融社会应该是普世的、包容的,能消除排斥他人的障碍,普惠金融是技术革命下的金融创新,它让金融变得民主化,能让更多的人享受金融服务。”

 

 小牛资本董事长讲话


迪顿与彭铁的对话对中国当下发展迅速的普惠金融作了深刻解读。以下是彭铁关于普惠金融帮助弱势群体“逃离不平等”的发言:

 

数字显示,改革开放30年来6亿6千万人口脱贫,世界减贫9成来自中国。吃不上饭、营养不良、缺乏卡路里已经不是问题。没有人会觉得中国人吃不饱肚子,没有人觉得中国是一个物质贫困的国家。不过,中国依然是有“贫困”的,在我看来,最主要的贫困是金融不平等造成的金融贫困。

 

金融贫困不是说中国的金融不发达,也不是说中国的金融工具不丰富。坦率地说,这种贫困是因为金融不平等造成的“金字塔型”架构:中国的企业群落是金字塔结构,国有大企业和民营大企业在顶端,接下来是稍为广泛的中型企业,接着是更广大的小微企业和农户。

 

金融企业的服务资源分配是相反的,越是拔尖的、稀少的、顶峰的企业获得的金融资源就越多,更大型的金融机构专门为它们服务。他们几乎不存在任何金融匮乏、信贷约束,无论它们的业务是否真的那么有价值,它们都不会为信贷可获得而发愁。一旦有问题了,各种父爱、补贴、展期、减免。

 

总之,企业的金字塔型对应的是金融的反金字塔服务。“28”定律从利润的角度看,没错,但是,它最可怕的是固化出僵硬的界限。80%的利润的确从20%客户出,但那80%的客户并非没有成长性,并非永远都是20%的贡献额。

 

打个比方说,国有大行将自己的很多网点从农村市场撤出,因为农村客户被认为是没有价值。现在,马上要上市的最后一家大行,负责将农村的钱以储蓄的方式”收集”起来,钱还是投向大城市。

 

金融的不平等是金融不够深化的主因。很多人将普惠金融的借款客户或者借款企业的债权,称为“次级人群或者次级债”,这是一种可怕的藐视。整个中国有央行信用报告的人才3亿2千万,将除此之外近乎10亿的人群称之为”次级人群”是非常不公平的。中国跟美国不一样,美国的次级贷是将贷款发给那些明明金融体系都证明其还不上钱的人,而中国的所谓”次级人群”压根儿就没有被中国的金融体系所引入,是因为中国金融的不发达,这是亏欠了那些暂时未被承认的有价值人群。这些人群恰恰是我们发展普惠金融小额信贷(microcredit)的有效客户。所以,我在很多场合说,我们的责任就是探索这部分人的风险定价,但是,将这些人看作是”次级人群”是一种非常骄横的盲目。

 

这些人和企业属于边缘地带。但我欣慰地看到,中国最重要的金融创新,都是从所谓的边缘地带发动的。比方说,金融机构一般都是围绕着大企业和富人转的,他们属于高频接触客户,相反,小企业和普通人在这些机构眼里不创造价值,一个有趣的历史案例是,银行曾商量取消100元以下的账户(对账户里面的存款在100元以下的客户收取更高的手续费,来迫使其消亡),因为这些客户是低频接触客户(lowtouch),不需要打理他们。但是,fintech的进步让屌丝逆袭了,余额包、微信支付、互联网金融理财让普通用户变成了高频接触的用户(high-touch),他们不再是被取消的命运,而是决定金融方向的力量。金融第一次不是依据客户的资金量,而是根据客户的数量、客户的画像、客户的场景互动来判断其商业模式价值。这大大降低了过去金字塔结构下的不平等。是的,金融服务公司的用户量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这么值钱。

 

几年前,如果想获得较高的理财收益,只有去银行,但银行的理财门槛至少是50万,很多人望而兴叹,不得不到股市里面赌一把。但是,随着普惠金融的数字化,大数据风控的不断进步,普惠资产端的效率带动线上资金端的收益,不需要设立那么高的门槛,现在互联网金融是1元起投,大大降低了金融理财的不平等。

 

不久前出台的《网贷管理办法》,尤其是对资产端“大单模式”的否定,其本质就是鼓励小额借贷的普惠模式利用互联网金融的力量能够获得持续的方式,降低金融不平等。这恰恰是小牛一贯坚持的模式,可谓和监管路数不谋而合。用互联网的方式撮合两部分被不平等对待的人们:一部分是那些小额投资者,一部分是那些小额借款者。小牛资本旗下的小牛金服就是这么一个角色。

 

从边缘地带慢慢发动的金融革命,未来十年将会动摇建立在特许权经营上的金融陈旧体系,这些边缘地带的客户将建立自己的信用记录,它们迟早将和官方体系对接。我们需要做的是,做好风控和反欺诈,让这个过程更快速更稳定地到来。帮助我们的普惠金融的投资者能够理智地享受到中等风险下的中等受益,能够帮助我们普惠金融的借款者有尊严地借到钱,我们对他们的生意提供意见和建议。

 

我特别喜爱耶鲁大学政治学教授詹姆士•斯科特的著作,他的《逃避统治的艺术》对我的启发是,逃离一个陈旧的秩序是容易的,被一个陈旧的秩序忽略是容易的,但如何被一个灵活的开放的秩序所接纳是难的。就像迪顿教授致力于消除国家贫困一样,我们作为企业家也有责任消除金融上的贫困、社会资本和社会价值上的贫困。